长风无声

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

他是甜甜,甜过初恋。

生日快落啊椰啵!


北堂墨染X蓝忘机

邪教有木有人磕?

我搞他俩好上头

好特么想搞个北堂渣男和蓝嫦娥的故事啊……


他是甜甜,甜过初恋

我还挺想给他安排各种遇人不淑,命中犯渣男犯渣女的剧情的

渣男渣女都不能是普通的那种庸俗渣法

得有品味有美感地渣

不然都配不上渣他

如果给性转赵瑟瑟推荐一个演员,我选肖甜甜!!!

他可以!!!!


首页戳进了一个神奇花絮——

蓝忘机和魏无羡如果真是母子设定……

竟然还挺好磕的????

我靠我一定是疯了我竟然觉得这个晦涩故事挺感人


想看这个梗的宽辛。
为走捷径勇做情妇辛和为爱逼学严父之心宽。
梁竹:你们七斋的都有病!!!

试阅part

《任花落》

又名《牡丹杀人事件》

(银翼仙子设定改编自《长安三怪探》,一朵非常邪性的牡丹花。)


从洛阳到长安,再回洛阳,已经死了十二个人,每三月一人,连续三年。

洛阳是宸王的封地,困守八年而不得出。

那片花田突兀地出现在城郊之时,就有人上禀异像,地契也恭恭敬敬地呈到王府案头。

延绵无尽的牡丹花田里,挑出最特别的一朵实在太难,王府谋士费尽心思也没想出办法来,只得请来宸王。

宸王放火烧了那片花田,干干净净,一朵不剩。

冲天的火光夹杂着牡丹花香,闻者叹惋,见者震惊。

宸王却付之一笑,既是银翼仙子,又怎会与这些俗物为伍?

当夜,宸王在书房批改公文,一抹白影飘飘然落在琴架边,香气幽然浅淡,透着一股子冷意。

「你为何烧我花田?」那白影冷声问。

「为了,见你啊。」

宸王风雅,赏花品茗,谈风论月,兼之容貌俊美,疏朗落拓,常常三言两语就惹得姑娘们心声爱意,非君不嫁。

然而这套对一朵无心无情的牡丹花是没什么用的。

「为何见我?」

「银翼仙子之名,百闻不如一见。」

闻言,那白影微微侧过头,抬眼瞧了他一瞧,还不待有所反应,就忽觉头部一阵刺痛,眼前人含笑的模样开始模糊。

「仙子既然现身,就不必再回去了,留在王府做两天客。」

「你……」

白影昏倒在地,渐渐被包围在一阵光晕里,半晌光晕退去,只余一盆牡丹静静盛放在夜里。

银翼仙子,原是一朵流光溢彩的白牡丹,世间任何的言语都无法形容它的美丽。

难怪有人情愿祭花而死。

宸王轻柔地抚摸过花枝的每一处,惊叹不已,手上却不甚怜爱地扯了一瓣收在怀里。

纸扇敲了敲那朵绽放了小半的花苞。

「回来再收拾你。」

四更天,广袖翩然的紫衣人推开了城南旧宅的大门。

沉闷的声响回荡在寂静的街道上。

宅中有女鬼,此刻正坐在高高的石幢上,红衣如血,交叠的双腿不安分地晃荡来晃荡去,足尖一双红绣鞋半掉不掉的。

「你身上什么古怪味道?」她皱着眉嫌弃,「熏得我头晕。」

宸王抬手嗅了嗅衣袖,皆是平常香料,无甚特别的,除了怀里……那一瓣花。

「噢,许是无意沾染的,今日我烧了一片花田。」宸王浅浅一笑,向那少女面貌的女鬼伸手道,「别坐那么高,下来。」

「我又不会摔。」女鬼口不对心,眼含笑意,却偏要道,「谁要你多管闲事。」

她纵身一跃,恰恰落进宸王怀中,那头昏的感觉更明显了些,一时间竟站不稳。

「怎么?」

「无事。」女鬼稍稍拉开了与宸王的距离,「你身上什么味道,难闻死了!」

天边月色不明,宸王笑意却明朗,「好啦,下次见你我一定沐浴焚香,好不好?」

女鬼得了他保证,这才东拉西扯地和他闲话起来。

宸王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。

原来,厉鬼的天敌果真是大妖,尤其是银翼仙子这种嗜血的大妖。


靠,缥缈录突然要播了吗!!!!!


《圣玛嘉烈》(St. Margaret)

搞到凌晨终于把大纲搞完了。

宽辛简等边大△,两两有故事的ABO现代豪门AU《圣玛嘉烈》将于明天上线!

啊,狗血刺激,是我最爱惹!

什么宽辛,辛赵不宣,宽简(简宽?)全都会有😂

到时候不要来撕tag以及撕我就好!

肯定是因为原剧太和谐了,搞得我好想搞狐狸精

我的锅我的锅……

我是个憨批,呜呜呜呜我是个憨批,哭唧唧

我硬要搞什么宽辛简大三角

结果写到宽和辛在留学时候互相扶持的那些年

超市打折的牛排,冰箱里最后一瓶水

写不完的论文,半夜ddl时候抢冷掉的披萨

写满笔记的旧书,跳蚤市场淘来的帽子

商量沙发换成姜黄的还是墨绿的

路过宠物中心不肯走,努力掰算仅剩的生活费还能不能再负担一只狗狗或猫咪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他们曾经像无数普通情侣那样生活过

可温情最终被现实打得粉碎

辛嫁给了简,有一个可爱女儿,也算志同道合夫妻恩爱

难么多年宽却还是一个人等一个人

呜呜呜呜呜呜我哭惹

我是个憨批,我为什么要搞这种青春无疾而终的ABO疼痛文学

我特么简直有毒